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池碧水

这一池碧水,在微风下泛起美丽的涟漪。

 
 
 

日志

 
 

平凡的世界 (路遥) 卷一 第七章  

2011-04-10 08:11:51|  分类: 摘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家人匆匆吃喝了一点饭以后,少平他妈就装起一罐高粱黑豆钱钱稀饭。她心疼女婿
,又在饭罐上面的碗里,放了几个早上吃剩的黑面馍和几筷子酸白菜。
  少平即刻提起饭罐,扛着一小捆铺盖卷出了家门,去村中的小学把这些东西送给他
那个落难的姐夫。为了好拿,他把一点粮食卷在了铺盖卷里。
  他出了院子,下了一个小坡,来到了公路上。月亮已经从神仙山和庙坪山那边升起
来,隐隐约约地照出模糊的村庄和大地。少平他们家在最南面的村头,独家独院,和村
里其他人家不相连。走出一小段路后,就是田家圪崂——一个山窝里,土窑石窑,挨家
挨户;高低错落,层层叠叠。双水村田姓人家大都住在这里,因此才叫田家圪崂。他二
爸孙玉亭也住在这里,和大队书记田福堂家离得不远。本来,他们当年也住在这里,在
他两岁的时候搬了。那是一九六○年,正是困难时期,在山西是太原钢厂当工人的二爸,
突然不干了,跑回家让他哥给他娶媳妇。二爸娶过二妈后,住的首先成了问题。老人手
里就留下一孔窑洞,爸爸只好把这窑让给二爸他们住了。他们全家借了河对面金波家的
一孔窑洞住了几年。后来,爸爸才在现在住的地方打了一眼土窑,算是重新安下了家。
  这田家圪崂的田姓人家旧社会大都是村里的穷人。后来从外村流落来的少数杂姓也
大都住在这一带。现在,除过田福堂家的院落要出众一些外,大都还是一些塌墙烂院。
虽说新社会二十多年了,但一般村民要箍窑盖房,简直连想也不敢想。在田家圪崂的对
面,从庙坪山和神仙山之间的沟里流出来一条细得象麻绳一样的小河,和大沟道里的东
拉河汇流在一起。两河交汇之处,形成一个小小的三角洲。三角洲的洲角上,有一座不
知什么年间修起的龙王庙。这庙现在除过剩一座东倒西歪的戏台子外,已经成了一个塌
墙烂院。以前没有完全破败的时候,村里的小学就在那里面——同时也是全村公众集会
的地方。后来新修了小学,这地方除过春节闹秧歌演几天戏外,平时也就没什么用场了。
现在村里开个什么大会,也都移到了新修的小学院内。因为这地方有座庙,这个三角洲
就叫庙坪。庙坪可以说是双水村的风景区——因为在这个土坪上,有一片密密麻麻的枣
树林。这枣树过去都属一些姓金的人家,合作化后就成全村人的财产了。每到夏天,这
里就会是一片可爱的翠绿色。到了古历八月十五前后,枣子就全红了。黑色的枝杈,红
色的枣子,黄绿相间的树叶,五彩斑斓,迷人极了。每当打枣的时候,四五天里,简直
可以说是双水村最盛大的节日。在这期间,全村所有的人都可以去打枣,所有打枣的人
都可以放开肚皮吃。在这穷乡僻壤,没什么稀罕吃的,红枣就象玛瑙一样珍贵。那季节、
可把多少人的胃口撑坏了呀!有些人往往枣子打完后,拉肚子十几天不能出山……庙坪
的枣林后面,就是庙坪山。这山高出村周围其它的山,因此金鸡独立,给人一种特别显
眼的感觉。这几年农业学大寨,村里全力以赴首先在这山上修梯田。现在那梯田已经一
层层盘到山顶,远看起来,就象一个巨大无比的花卷馍。这山,这庙,这枣林,再加上
庙前二水相会,给双水村平添了许多风光。从田家圪崂的公路上下去,墙过东拉河,穿
过三角洲枣林中的一条小路,就是和东拉河在庙前交汇的哭咽河。这河虽然小,但来历
不凡。传说古时候这沟里并没有水。那时天上玉皇大帝一位下凡游乐人间的女儿到了这
里,爱上了一位姓金的后生,竟然推迟了归天的日期。后来玉皇大帝大发雷霆,命令她
立即上天,如在两天之内还不上来,他就要把这位女儿就地变成一座土山。但仙女不能
割舍人间的爱恋,违抗了父命。她发誓,即是化作人间的泥土,也要厮守在情人的身边。
两天之后,她就变成了一座普通的黄土山。她那人间的爱人悲痛欲绝,日日在她变成的
土山下面,跪着呜咽哭啼,直至死在这山脚下。传说正是他的眼泪流成了这条小河。人
们把仙女变成的土山叫做神仙山,把这条泪水流成的小河叫哭咽河……这当然是金家老
祖上编出来的神话,以光耀自己的家族。正因为如此,金家的祖坟就扎在哭咽河北岸的
神仙山下,那坟地已不知安葬了多少代姓金的人,密密麻麻一大片。坟地上不知哪一辈
人栽了些柏树,现在已象桶一般粗壮。得到冬天,大地一片荒凉的时候,远远近近,只
有那些柏树绿森森的,特别惹眼。正因为有东拉河和哭咽河,这村子才取名双水村。
       在哭咽河上,有一座几步就能跨过的小桥。村里现在最高寿的人,也不知这小桥是
什么年间建造的。它年年摇摇欲坠,但年年都存在着。过了哭咽河这座小桥,就是金家
湾。除过少数几家杂姓,大都住着金姓人家。一道阳湾里,家户住得密密麻麻,相当拥
挤。只是在隔过金家祖坟的后山嘴那里,单另还有两大户人家,都姓金:一大户是二队
长金俊武弟兄三家;另一大户是地主成份的金光亮弟兄三家。
  古时候,旧社会,金家一直是双水村的主宰。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切,都属于金
家。据传在宋、明两个朝代里,这金家曾出过几个名震州府的大地主,想必他们当时占
有的土地,已经远远超出了双水村的范围。但据说明末的时候,蒙古鄂尔多斯那一带的
胡人,曾经大规模入侵到这里,把这家大地主连杀带抢,家业基本踢踏光了,后来就再
也没有发达起来。到土改的时候,金家除一家订了地主,两家订了富农成份外,一部分
是中农,大部分都还是贫下中农成份。
  但从住宿方面看,金家湾一带的窑洞明显比田家圪崂这面强。尽管现在看起来,也
大部分是塌墙烂院,但总还有一些表明以往富有迹象的破旧的院门楼和扎着朽葛针的院
墙。而且许多人家的土窑洞都按了石口。某些人家年代久远的门窗,粗看又黑又旧,可
细细一瞅,就可以看出当初做工的精细,并且还有雕镂的花纹,说明这门面曾经有过一
时的显赫。
  在金家湾村舍和长柏树的坟地之间,过了哭咽河桥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土坪,双
水村小学就在这里。这学校七八孔大石窑,都是教室,最高是五年级;五年级上完的娃
娃,就要到石圪节上初中去了。下午放学后,学校常常空无一人——
  老师、学生家都在本村。学校院子很大,栽一副村民们修造的很不标准的篮球架。
学生们年龄小,主要是村里的青年们收工回来玩一阵。前面已经说过,这地方现在已经
代替了庙院,成了全村人集会的中心。
  自从石圪节公社在双水村搞农田基建大会战以来,学校教室就成了外村民工晚上住
宿的地方。这地方当然只能住一小部分人,大部分民工部分散住在村中各家的闲窑里。
住在学校教室的民工,第二天早上得把自己的铺盖卷起来,集中到边上一孔放体育器材
的窑洞里,好让学生们白天上课。晚上民工们把课桌一拼,就成了床。
  这些天来,学校还专门腾出来一孔窑洞,让各村拉来“劳教”的人住。今天这窑洞
又多了一名新成员:王满银。
  现在,这些人已经收工回来,被集中在这孔窑洞里。一个扛枪的民兵在门口照看着。
等一会开饭的时候,这个人才能把这些人引到民工大灶上去……
  孙少平扛着铺盖,提着那罐饭,从田家圪崂的公路上下来,小心地踩着列石,过了
东拉河,穿过庙坪,从哭咽河的小桥上走过来,径直向小学校的院子走去。这地方他太
熟悉了,因为他曾在这里上过整整五年学。
  他进了学校院子,那个扛枪的人就迎面过来了,不知为什么还笑嘻嘻的。少平在月
光下细看了一下,才发现这人是他初中时一位同学的哥哥。那同学是下山村的,后来没
上高中。在初中时,有一年他们“学农”到下山村,就住在他们家里,和一家人很熟悉
了。
  同学他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正发愁你姐夫今晚上没铺盖哩!”少平没心
思在这地方多逗留。他对同学他哥说:“能不能叫我姐夫出来一下?让我把这些东西交
待给他。”
  “这怎不能?又没犯死罪!”同学他哥提着枪到门口喊了一声:“王满银出来一下!”
  满银蔫头耷脑走出门坎后,惊讶地看见是他的小舅子,便把罗着的腰直了一下,脸
上倒显出了几分羞愧的颜色。
  少平把铺盖卷和饭罐放在地上,对姐夫说:“这铺盖里有些粮食,罢了你交到大灶
上……”
  王满银先顾不得什么,急忙在饭罐上面的碗里抓了一个黑馍,狠狠咬了一口,几乎
没嚼就往下吞咽,噎得他脖子一展。等咽下这口饭后,才问少平:“不知你姐和猫蛋狗
蛋……”“他们都在我们家里。”少平厌恶地看着他。
  “那就好……回去给你姐说,我什么都好着哩!叫她不要急……”他扭头看了看已
经离远了点的扛枪后生,又悄悄对少平说:“给你姐说,还有剩下的几十包老鼠药,在
家里的箱盖上放着,叫你姐藏好,不敢叫娃娃不知道给吃了,叫她把……”少平已经气
愤地拧转身走了。他真想在这个不争气的姐夫脸上给一记耳光!他下了学校的小土坡,
沿着哭咽河向金家湾的村舍那里走去。他不回家了,准备直接到金波家去住宿。家里没
地方住,每星期六回来,他都在金波家过夜。那里温暖而洁净,金波的母亲和妹妹,都
把他象自家人一样看待。只有在这里,才能在他沉重的生活中度过最舒适的一个瞬间。
  当少平走到哭咽河小桥附近的时候,看见从对面庙坪枣林中间的小路上,走过来一
个妇女。他还没看清是谁,就听见这人喊他的名字。一听声音,才知道是他二妈贺凤英。
  少平在心里不尊敬这个长辈。当这个操着山西口音的女人来到他家门上后,就把他
们一家从祖传的老窑里赶出来。在以后的年月里,她仗着念过几天书,根本不把这家人
放在眼里,动不动就拿很脏的话骂他母亲;并且把他早已亡故的爷爷的名字也拉出来臭
骂。直到少安哥长大后,在一次她又骂他母亲时,哥哥把她狠狠揍了一顿,打得鼻子口
里直淌血,她后来才停止了对他们家这种放肆的辱骂。后来,他们弟兄都大了,哥哥又
当了生产队长,在村里也成了一条汉子,她和二爸就更有点怯火了。二爸二妈两个人穷
积极,在队里都负点责,一个是大队支委,一个是妇女主任,黑天半夜开会,三个娃娃
撂在家里没人管。他们光景一烂包,二爸经常穿着烂衣薄裳,饿着肚子还常给别人讲革
命大道理。村里人明不说,背后谁不耻笑他们!现在,妇女主任已经从哭咽河的小桥上
过来了,少平看见她头发梳得油光——通常都是用木梳蘸着自己的吐沫梳成这个样子的。
而且又穿起了结婚时的那件已经很旧的红绸袄;因为罩衣太短,那棉袄的红边在下面露
出一圈,非常扎眼,二妈这身打扮,说明她今晚上又要在公众面前露脸了。
  果然,她站定对少平说:“今晚上,公社会战指挥部要在学校院子里开批判会,你
不参加?……人家叫我领导着布置会场,我刚把碗搁下就……唉,你姐夫……”她叹了
一口气,表示了一种同情和痛惜,让少平知道她终究也是自家人。
  少平对她说:“你忙你的,我要到金波家去哩。”
  他冷淡地对他二妈打了个招呼,就转过身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